医学与哲学杂志社
  人文社会医学论坛
  中国临床决策
  网站首页 加入收藏
关于杂志 新闻动态 精彩文章 在线期刊 医学发展高峰论坛 论  坛 投稿指南 会员服务
医学与哲学杂志  中国自然辩证法研究会医学哲学分会  大连国际人文社会医学研究中心  
   
 医学发展高峰论坛

关于办好“医学发展高峰论坛”的几点意见

发布日期:2009-9-17 作者:本刊名誉主编  邱仁宗 来源:医学与哲学2009年第2期通讯 浏览次数:2723次

    很高兴来庆祝三个30周年,广州会议、医学模式和《医学与哲学》杂志创刊。非常高兴。首先,我对这个会的想法是要关注前瞻问题,比如脑死亡问题,这个问题我们在30年前就已经提出来了,在当时是很重要的,现在时间过去30年了,30年脑死亡的问题是解决不了。所以,很多科学家批评我们,说你们总是跟着我们跑,事实上我们也可以做到跟着他们一起跑,甚至跑到他们的前面。因为现在很多的问题是值得研究,比如说纳米技术,因为这是个尖端的技术,它就会涉及安全问题,健康问题,我觉得这方面是值得我们注意的。
 第二,我想谈谈健康的总体观问题,我想不仅从医学的角度,而且要从整个社会的角度来看健康的整体问题。事实上,现在的老百姓,学者乃至政府官员都把健康和医疗保健混为一谈,所以大家老觉得健康的问题是卫生部的事,是医生的事,这是很大的一个误区。也就是说,健康,不健康,疾病,很多问题不是在卫生部那里解决的。卫生保健首先要解决公民有没有享受基本医疗保健的权利,这个问题在医疗改革开始就不明确。改革开始就把医疗保健推向了市场,这是有根据的:1998年华盛顿共识,新自由主义,原教旨主义。健康的很多因素是社会因素,环境问题,社会生活方式问题,很多东西影响到人,这个因素有易感性。还有另一个方面就是人是不平等的。所有人都有这个需要,但是人之间是不平等的,有些人社会地位好,他就能够享有,有的人则不能。所以健康事业不能仅局限于卫生部门,所有部门的工作,包括教育部、科技部、工业部、农业部都有这种责任。这样的例子情况大家也都清楚。比如说牛奶问题,涉及到食品工业部门的作为问题。所以我认为,大家的视野要广泛,不仅是卫生部门,包括所有的部门乃至整个社会都有这样的问题。现在的医疗广告问题,有的电视台,一方面声称要倾听老百姓的声音,代表百姓的声音,而一方面又受利益驱动,播发很多医疗广告,甚至是虚假广告,所以我提出健康并不等于卫生,健康涉及很多因素,每一个政府部门都要负责的。
 第三,我认为要找病根。我们现在很多东西的病根已经很深了。我最近看了些文章,说大陆是GDP主义,意思主要是说两类问题。一是说把教育完全看作是产业,扩大招生,扩大收入;二把校长看作是一个官,而不是一个教育家。校长都有官职的,部级、副部级等等,这就有了政治性,而政治的东西很容易从量上来考虑。所以温家宝总理讲得好,教育不要看数量,要看质量。这种教育下培养出来的医生能看病么?这种GDP现象在我们医院有没有呢?看医院的规模,看门诊人数多少,收入多少。最近我到301医院去了,建了那么多新房子,它的消化科规定每一个住院的病人都要做胃镜,为什么?为收入。医院规定每个大夫每天要为医院带来多少收入。这是今日医疗问题的病根所在。而医生的收入与患者的医疗费用是不能直接挂钩的,不能给医生指标的。现在的院长是个企业家,学校的校长是个产业家。这就使得很多卫生部的规定、老百姓的期望都起不了作用,解决不了问题。因此我认为对这些问题必须要尖锐地指出、批判,我们作为专业学者要说一些有关痛痒的话,只有这样才能从根本上解决问题。市场进入医院,这就引出了医学、医院、医生的性质到底改变没有,特别是医生改变了没有。这是一个比较根本的问题。以往中医对医患关系说的很清楚的,医生的责任很重,行医不是为了赚病人的钱。现代有技术了,有了市场,到底医院是干什么的?是提供医疗服务的还是药品销售者。医院销售药品是违反国务院的医疗机构条例的。所以我们要分析这个问题,医院的、医生的role到底是什么。不能像有的医院那样规定每个科室赚多少钱,这样医院的性质就改变了。以往我们开会,有的学者就认为现在的医患关系就是provider 和client的关系,即提供者和顾客的关系。美国的有名的理论研究学者Pelligrino是坚决反对这个事情的。他认为医患之间应该是信托关系,即fiduciary 的关系。另外我们还有台湾和香港的学者主张儒家思想,也主张市场,他们认为儒家和市场不矛盾,市场有作用,但不能“化”,市场化就要出问题了。中国传统社会接纳的是儒家思想,对医学、医生的看法也受儒家的影响。总而言之,我们要考虑到参加者的不同背景,设计不同的题目。
(根据录音整理,未经发言者审阅)
医学与哲学杂志社
会员注册 | 期刊征订 | 下载专区 | 诚聘英才 | 广告合作 | 留言板 |网站导航
@ 版权所有:《医学与哲学》杂志社 信箱:yizhe@yizhe.org
116044 大连市旅顺南路西段9号 大连医科大学 《医学与哲学》信箱 辽ICP备09009996-3
电话:(0411)86110141 86116242 86110142 86116243 辽公网安备 21021202000161号